•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10-16
  • 湖北省纪委重申“十个严禁”确保廉洁过端午 2019-10-08
  • 都以为机器人普及了,一切都不是问题了?机器人不需要不断升级?机器人生产啥?不需要人设计? 2019-10-08
  • 钱念孙做客徽派以出世精神 做入世事业 2019-10-03
  • [微笑]原因很简单:房产的升值是由关联资源的增加形成的,跟房屋的产权人没有任何关系,肯定就不能让其从中获利! 2019-10-03
  • 筑牢主流 摈弃“历史虚无主义” 2019-09-26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9-24
  • 经济专家那么多,谁写出如何搞好公有制呢? 2019-09-24
  • 2017年度合肥市政务微信十强名单公布 2019-09-15
  • “该办的事不办”凸显权力傲慢 2019-09-15
  • 莎普爱思 关注白内障中国行 2019-09-07
  • 露肉的季节要来了!四种草药帮你减掉赘肉 2019-09-03
  • 回复@地瓜干17世:猪临死才会嚎叫呢~ 2019-09-02
  • 加速冲刺“第一个百年目标”——落实两会精神打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 2019-09-02
  • 网友投诉不文明养犬行为 有关部门加强治理 2019-08-28
  • 第二卷 全职守夜人 第460章 北境领主大会(中)

        怎么看?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琼恩·雪诺语塞。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这件事,从不同角度不同立场看可以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女王驭龙为守夜人而战,作为回报后者支持她对铁王座的宣称……这场互惠互利既合情又合理,说是皆大欢喜也不为过——障碍在于:守夜人、或者说守夜人总司令,没有资格进行这场交易!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艾格在赠地和长城拥有等同领主的地位和权限,但毕竟不是真的领主,他并不“拥有”他所统治的这片土地,从这一点上来延伸分析,他实际上连一个有产骑士都不如——他没有权力带着赠地加入任何一方!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在这种情况下违背他所发下的神圣誓言、破坏守夜人长久以来的中立性质……板上钉钉的背誓和违法行径,根本无从可洗,该怎么回答?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琼恩脑中一团浆糊,完全没有任何思路。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作为追求荣誉而主动申请加入军团的“志愿型”守夜人,琼恩曾经做好了一辈子都看守冰冷长城的准备。从粗略分类上来讲,他本该是军团内部最反对艾格过线举动的人之一。但今天,他却在这场本该由他“提供内部信息为北境对付现任总司令提供方便”的会议上为其仗义执言——这其中,除了两人间的私交、情谊和单方面的崇拜心态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艾格所效忠的女王。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这事要从近一个月前说起。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长城阴冷而寻常的某天,代表史塔克家北上访问长城激励守夜人士气的凯特琳夫人按着行程规划从后冠镇赶到了前线第一站——黑城堡。作为自小就不受她待见的私生子,要塞指挥官琼恩原本安排了首席事务官等人代为接待这位“明明是父亲的妻子自己却不能叫她母亲”的特殊客人以免尴尬。但不知为何,史塔克夫人这回却一反常态地坚持要见他。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实在躲不过,琼恩硬着头皮出了面,但很出乎他预料的,凯特琳夫人这回一碰面就表现得异常亲切:明明近二十年来都没给过他一个好脸色,这次却慈祥和蔼得像个老母亲,待到屏退左右、两人独处,更是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地对面而坐,亲密地抓住了他的手……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然后告诉了他一个惊天秘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琼恩·雪诺,从来就不是艾德·史塔克、凯特琳丈夫的私生子,而是其“父亲”的妹妹,莱安娜·史塔克和疯王之子雷加·坦格利安的孩子!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他的真名,应该是伊耿·坦格利安,他是艾德和凯特琳的外甥!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化身绿先知的布兰从心树中看到了这一切,却不知该如何对琼恩开口,只能先拿证据向母亲证明自己的能力然后告诉她此事,由她来决定到底怎么做。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理智告诉凯特琳,不告诉琼恩此事,瞒着他一辈子是最好的选择,但忽然发现自己这十多年来刻薄对待的孩子不是丈夫的私生子而是他们外甥、她全部的冷漠和怨恨都发泄错了对象的凯特琳歉疚难当,这份自责和羞愧,让她在一夜思考后做出了不一定妥当、但能让自己轻松释然的决定:任何人都有权活得明明白白。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就这样,琼恩从她口中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世。他是黑城堡指挥官,所管辖的要塞位于修缮一新的国王大道北端尽头,在长城沿线十九座要塞中距离后冠镇最近交通也最便利,在那场围绕赠地之都展开的惊心动魄的防御战结束、总司令发出“聚集全赠地力量追击并一举消灭敌人”的号召后是长城沿线第一批响应并赶上南下大部队的守夜人。他虽未见证艾格向丹妮莉丝屈膝的历史性一幕,但在那趟几乎把人腿都跑断的雪地行军中,他是能每天都看到女王的……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在得知自己真正身份后,琼恩眼中的丹妮莉丝便自带了不可名状的亲切:这是自己的亲姑姑,世上仍活着的人中与自己关系最亲近的女子,也是最后一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姓氏的人。即使抛开这层关系,客观而中立地从旁观察,琼恩也发现:这个在七国尤其北境人口中被妖魔化、谈及必带上“疯王女儿”前缀的女王,不仅美丽非凡且有三条龙,还是个相当和善易亲近,关心士兵、体恤百姓的人……不但和疯不沾边,简直有着一个好女王该有的一切特质。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自己是否应该、又怎样、在何时何地与她相认?】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上面这个问题琼恩尚未想清楚眉目,一个更残酷且迫在眉睫的难题摆在他面前:坦格利安、史塔克,龙、狼两个与他血脉相连的大家族,一边是自己最后的同族,一边则是生他养他的家人,如今正走在互相战争的边缘,自己该怎么回答,才有可能阻止这场灾难发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在一大帮北境糙老爷们和女汉子齐刷刷的注视下,琼恩居然一时间脑子空白,无话可说。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不不不,不能这样……怎么能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卡???琼恩强抑住战栗,尝试拼凑起词句,此刻无比想念艾格。如果是总司令大人自己在这里就好了,以他的口才和反应速度,绝对能把这屋里所有人都说得明明白白的。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如果是总司令大人在这里,他会怎么做?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琼恩绞尽脑汁地思索着,一段回忆钻进了他的脑海:艾格曾经随口教过自己,当在一个话题上并不占理时,那就想法转移话题并绕过它!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罗柏问“自己对艾格的背誓”怎么看……对一件错的事情还能怎么看?如果想在背誓这个污点话题上讨论下去,设法说服别人“守夜人打破中立是合情合理的”,最后绝对只能以尴尬收场,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避而不谈,从其它方向回答。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大体思路有了,但说服人毕竟不是琼恩的强项,他支吾了一会,好不容易起了个头:“我听说,女王在骑着龙抵达后冠镇,准备参加赠地军队对异鬼的追击时,是当众要求艾格先宣誓效忠,然后才带着龙加入部队的……”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芭芭蕾·达斯丁夫人冷哼一声后刻薄地打断了他的话:“不错,但那小子发誓加入守夜人在先,向女王效忠在后,疯王的女儿要他发的誓根本是无效的!”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当两个誓言冲突,哪个有效哪个无效,谁说了算?”琼恩不甘地反驳道,“难道夫人您的意思是,总司令大人当时迫于形势答应女王的条件可以理解,但等女王白死一条龙,受帮助的人在她浪费时间和牺牲龙帮助守夜人和北境打赢这场战争后,应该告诉她:‘对不起我先前发的誓是无效的,你该回哪去回哪去吧’?”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他决定遵守与女王的约定,当一个守诺的人,这没有问题?!甭薨爻辽档?,“但现在的问题是,他的决定背离了他的身份职责,还正危害着北境的利益,我们不可能因为他信守承诺而坐视其变成威胁?!?br />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太好了,转移话题这招果然有效,哪怕是自己这样的菜鸟使用,也顺利把话题从“艾格的背誓”转移到“北境的利益”上来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琼恩一阵欣喜,但并未放松,脑子飞快运转着,意外地很快思路顺畅起来:“危害北境的利益?可总司令大人的要求,是北境让出道路让他率军南下去实现对女王的承诺,这到底对北境有多大危害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本该守长城的人,穿过北境的地盘去帮疯王的女儿打天下,这还不是对北境的危害?”海伍德·史陶说道,“况且,他们走国王大道南下,要经过包括临冬城在内的一众北境城堡,谁知道那小子会不会偷袭?就算相安无事地顺利过境,出了北境抵达君临前又必要经过栾河城和大半个河间地,他们是北境的亲家和忠实盟友,却是那女王的敌人!我们是该任由他们受到女王的攻击,还是劝他们也给艾格和女王让路?”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好犀利的质问,一通连招打得琼恩根本招架不住,只能硬着头皮按思路自说自话:“大人说得有道理,但我们不是在讨论北境的利益吗?北境现在有两个选择:接受总司令大人的要求,让路放他追随女王南下,或者拒绝,与他为敌。我们来想想,这两个里选择哪一个更有利于北境,或者说对北境利益损害更小不就好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怕再遭遇更多质问不知道如何回答,琼恩立马继续说下去。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接受,放一支军队穿越北境去南方对付各位原本支持的国王……确实有点丢面子,但也不过如此罢了。达斯丁夫人的担忧其实没有必要:无论是守夜人还是女王,都不可能在各位主动让路的情况下还偷袭北境:道义上的原因不谈,北境也实在太大,占了七国三分之一疆域。总司令和女王若想在与北境开战后还能放心地南下,势必得把战争打赢,时值凛冬行军和作战不易,就算他们率军每到一个地方都能一战而胜,也得花至少几个月才能占领颈泽以北的全境——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南方战事肯定早就发生不可预料的变故,女王急于奔赴君临战场,不可能主动干节外生枝的多余事情?!?br />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而拒绝呢?”琼恩自己都惊讶原来他也能一次性说这么多话,“面对面硬碰,北境确实有更多的人口和军队,士兵也更彪悍和精锐,但恕我直言,赠地人住在比北境更北的地方,他们不是软弱可欺的南方人,而且刚刚打赢一场不可思议的战争,还有女王的龙!军事上没有胜算,而智取呢?总司令大人从一个身无分文的海难幸存者在短短几年内干出这么多七国上下皆晓的大事,最终爬到守夜人总司令的位置上,能力心计毋庸置疑。并非轻视各位,但请原谅,但我不觉得在座能和他斗心眼……”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放屁,那小子有点歪门邪道的本事,这我们都承认。但他能当上守夜人总司令,没有北境默许和支持,能自己凭本事胜???”卡史塔克咆哮着说道,“若非丹尼斯·梅利斯特不想那场选举无限制的拖延下去误事主动退出,守夜人军团到现在还没有总司令!如果当初是丹尼斯当上了总司令,死在影子塔的是艾格而不是他,眼下哪有这堆破事?你根本就不是在为北境的利益考虑,而是在替艾格那小子威胁我们!”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琼恩张嘴欲反驳,话临出口却犹豫了一下:就算当初是梅利斯特爵士当选了总司令,艾格也肯定是继续主持后勤工作而不可能去驻防影子塔。但这种守夜人内部运作的细节潜规则解释给北境人听他们也没法理解。想了想,琼恩只好再次加快脑子运转速度,换个新的回应说辞……但这时候,倒有其它北境贵族出人意料地主动站出来帮腔了。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卡史塔克大人躁什么?人家只是在发表自己的观点罢了,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威胁?刚刚被龙吓得让出了一座不属于你的城堡,眼下便听谁说话都像是威胁你是不是?琼恩是艾德大人的血脉,还能坑自己的兄弟不成!”葛洛佛伯爵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倒觉得他分析得有道理!史坦尼斯国王和北境既无旧谊亦无联姻,更没给我们带来过多少好处,他在南方没解决掉的敌人,凭什么让我们北境人来冒着血与火的牺牲来对付?北境死的人已经够多了,艾格是我们的朋友,只要他能劝得住疯王的女儿,别学她父亲一样犯蠢作死,让她去抢那铁王座又如何,坐上去屁股都生疼的玩意,谁稀罕!只要别来惹咱们,这七国之主的虚名,谁爱要谁要去!”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没错,让龙和鹿互相斗去吧,咱们掺和什么劲,赶紧把这帮煞星送走拉倒,眼不见为净!”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也许还能和那女王谈谈条件,争取个北境独立或是自治啥的……嘿,对了,要她肯下嫁给咱北境的哪个单身汉,咱们支持她当这七国之主又如何!”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颈泽以北的居民一向自诩彪悍善战,由这样一群糙爷们和女汉子们聚集召开的领主大会上居然会冒出反战的言论来,甚至还稀稀拉拉得到了一些贵族的支持,这在两年前是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但正如葛洛佛伯爵所说,北境流的血,下至平民百姓上至贵族,都已经够多了。有人带头,原本还不敢当出头鸟的相同意见者一下冒了出来。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房间内重新热闹起来,只是这回变成了开战派和反战派间的唇枪舌剑。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卢斯·波顿环视周围一圈,意识到局势和预想的有些不一样。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被琼恩这条“鲶鱼”出人意料的立场和表态所刺激,北境诸侯们的反战思潮居然被唤醒起来。就目前来看,如瑞卡德·卡史塔克这样旗帜鲜明地要求和守夜人开战的贵族大概占出席人数的近四分之一,而赞同盖伯特·葛洛佛观点的略少,却因为带头者参与了长湖之战实际上拥有更大话语权……从数量上算,一正一反双方人数加起来也不到与会者的一半,而剩下来的大部分其实都在闷声发大财地躲在一边不发言。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若这是在投票选择守夜人总司令,那任何候选人都没法得到足够胜出的票数。然而,这是一场讨论性质的领主大会,在这样一场会议上,“不表态”的弃权本身就是一种消极的态度,暗示着——他们不想打,但也不想主动认怂,全凭领主大人做主。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再看罗柏·史塔克的思索表情,卢斯·波顿暗叫不妙。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少狼主在指挥战斗和追求异性上的天赋和果断足令任何人赞叹,但在面对纷繁复杂的人际事务上的稚嫩和天真则让人难以恭维,他是个感情用事的人,尤其容易受亲近之人的影响——可想而知,原本就因为蒙受女王救命之恩而面对两难抉择的他,如今发现北境诸侯普遍不想再进行战争,而自己的私生子兄弟、他原本选定的下任守夜人总司令也对艾格忠心耿耿且不想北境和赠地发生冲突,他的最终决定会向哪边倾斜。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接受艾格的条件,在战争中保持中立并放赠地军队南下……从当下看也许是对北境最有利的选择,却绝不是最有利于波顿家的结局。一旦这种情况发生,身为人臣的自己,纵然有满腹盘算,又该从何施展而起?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都市乡土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一肖中特免费公资料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一肖中特免费公资料        一肖中特免费公资料

  •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10-16
  • 湖北省纪委重申“十个严禁”确保廉洁过端午 2019-10-08
  • 都以为机器人普及了,一切都不是问题了?机器人不需要不断升级?机器人生产啥?不需要人设计? 2019-10-08
  • 钱念孙做客徽派以出世精神 做入世事业 2019-10-03
  • [微笑]原因很简单:房产的升值是由关联资源的增加形成的,跟房屋的产权人没有任何关系,肯定就不能让其从中获利! 2019-10-03
  • 筑牢主流 摈弃“历史虚无主义” 2019-09-26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9-24
  • 经济专家那么多,谁写出如何搞好公有制呢? 2019-09-24
  • 2017年度合肥市政务微信十强名单公布 2019-09-15
  • “该办的事不办”凸显权力傲慢 2019-09-15
  • 莎普爱思 关注白内障中国行 2019-09-07
  • 露肉的季节要来了!四种草药帮你减掉赘肉 2019-09-03
  • 回复@地瓜干17世:猪临死才会嚎叫呢~ 2019-09-02
  • 加速冲刺“第一个百年目标”——落实两会精神打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 2019-09-02
  • 网友投诉不文明养犬行为 有关部门加强治理 2019-08-28
  •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二八杠提现棋牌游戏 竞彩足球彩票 彩票龙虎分别代表什么 牌九至尊下载入口 重庆时时彩官网平台 时时彩最科学的投注法 竞彩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5星时时彩在线过滤工具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