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10-16
  • 湖北省纪委重申“十个严禁”确保廉洁过端午 2019-10-08
  • 都以为机器人普及了,一切都不是问题了?机器人不需要不断升级?机器人生产啥?不需要人设计? 2019-10-08
  • 钱念孙做客徽派以出世精神 做入世事业 2019-10-03
  • [微笑]原因很简单:房产的升值是由关联资源的增加形成的,跟房屋的产权人没有任何关系,肯定就不能让其从中获利! 2019-10-03
  • 筑牢主流 摈弃“历史虚无主义” 2019-09-26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9-24
  • 经济专家那么多,谁写出如何搞好公有制呢? 2019-09-24
  • 2017年度合肥市政务微信十强名单公布 2019-09-15
  • “该办的事不办”凸显权力傲慢 2019-09-15
  • 莎普爱思 关注白内障中国行 2019-09-07
  • 露肉的季节要来了!四种草药帮你减掉赘肉 2019-09-03
  • 回复@地瓜干17世:猪临死才会嚎叫呢~ 2019-09-02
  • 加速冲刺“第一个百年目标”——落实两会精神打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 2019-09-02
  • 网友投诉不文明养犬行为 有关部门加强治理 2019-08-28
  • 正文卷 第五百七十三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ㄋ那ё忠徽拢。?/span>

        “事情经过?没什么经过?对!我就是打他怎么了?我就是看不惯这棒子的态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算老的,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马勒个巴子,一副伸过脸给我打的样子,我特么不打他,我还真成他孙子了……理由?没有理由,就是想抽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问我后悔?我告诉你,我还真后悔了,让他嘴巴臭,让他说我姐夫坏话,我还真后悔没有再打他一巴掌,我特么现在后悔只抽一巴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还真无法无天了这棒子,他算个鸟东西,还敢跟我家姐夫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垃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台岛局子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王昊面对着警务人员的审讯,毫无任何隐瞒,二话不说全部交代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交代完以后认错态度很不好,还看起来一副一点都不后悔还打轻了的不服输模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让警务人员摇摇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暂时将他拘留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打架并不是什么犯罪,而且李多俊只是挨了两巴掌,经过医院治疗报告也没什么问题,只是脸肿胀了一点而已……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然,警方那边暂时也没办法对王昊怎么样,只能暂时先拘留着打电话叫他们的家人和公司人过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另一边魏胖子也刚从审讯室里走出来,在看到翘起二郎腿坐在拘留室外的王昊以后,两人相视一笑,颇有一种基情满满的感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从警务人员无可奈何的眼神来看,魏胖子在审讯室里也并没有什么良好的认错态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来一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魏胖子给王昊递了一根烟,两人就这么抽了起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怕不?”魏胖子看着王昊突然问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怕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刚起步,这个时候碰到这档子事……对你未来的星途可能影响很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怕什么,这一巴掌打得很爽,你看他那拽得跟二百五一样的嚣张样,其实我早就想抽他了,就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嗯,我本来以为只有我想抽他,没想到魏导你也想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办法,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嘛,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我们确实应该反思一下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什么?”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其实速度快一点的话,抽了一巴掌还能再踹一脚,就是速度慢了一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是啊,挺遗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两人一边抽着烟,一边探讨着抽李多俊的心得,言语之中和神情方面不免有些遗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总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番唏嘘过后,两人同时摇摇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门开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随后吴婷婷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看到魏胖子遗憾气得脸都白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魏胖子,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知道啊,我抽了那个棒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知道你这件事会给我们“远程”造成多大的影响吗?你知道我要为你擦多少屁股,做多少公关吗?你这么大人了,你能不能成熟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吴婷婷走进来以后二话说就抓着魏胖子手拖到隔壁房里就是一顿数落教育,这一副表情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魏胖子被吴婷婷这么一通教育,下意识就低下头不敢还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王昊则是一脸幸灾乐祸!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魏导还真倒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过幸灾乐祸没多久以后,他发现王矜雪冷着脸走了过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看到自家老姐以后,他顿时缩了缩脑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姐,你怎么来了?姐夫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姐,你别不说话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姐,你倒是说说话啊,你别这样一直看着我好吗?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姐,都是那棒子的错,那棒子侮辱姐夫是缩头乌龟,我气不过啊,你知道我的,这棒子就是可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真不是我的错,真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王昊看到王矜雪一声不吭冷着脸看着他以后,顿时被吓得急忙解释起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在他的印象中,自家姐姐还是第一次露出这种表情看着人过。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王矜雪盯着王昊看了一阵以后,终于摇摇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打舒服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舒……舒服了……”王昊微微看王矜雪一眼,随后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抽烟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抽了一点?!?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以后不许抽了,知道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知道?!?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律师我已经帮你请好了,这件事吴婷婷那边公关会处理,你态度上要稍微端正一点,写一份道歉申明,说明来龙去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不写!”这个时候,王昊突然抬头看着王矜雪。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什么?”王矜雪冷冷看着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我……我不写……我没有错……”王昊深深呼了一口气“他嘴臭,他就该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王矜雪随后不说话,一直看着王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姐……你……”王昊激动的表情稍微有些萎靡了下来“姐,我知道这件事对公司造成很大的影响,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和公司没什么关系,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个时候逞个人英雄主义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姐,我不想让你为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暂时先清醒一下吧,我走了,爸妈马上就过来了,他们会接你走的?!?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姐,什么,什么意思?爸妈接我走?我……姐,别走,别走啊?!蓖蹶灰皇奔渫蝗痪突帕似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远先生,您请坐,这是上好的西湖龙井,是特地从你们那里运过来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总……我们合个照吧?!?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总,我们家女儿特别喜欢你的歌,你能不能帮我签个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远先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放心,陆远先生,这件事不是大事,我们警方一定会秉公处理的,不会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对,其实从这件事的本身来看,我觉得这个李多俊也是出言不逊在先,虽然魏导和王昊两人打人不对,但从情理上也算是情有可原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远来局子里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很坑爹的是当陆远摘掉口罩以后,陆远瞬间被一帮警务人员给围了起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些人很激动也很热情,陆远还没有了解魏胖子和王昊的打人情况呢就被要了十多个签名同时“被放心”了好几次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场面一度让陆远觉得不知道该说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呢就让我放心?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就挺尴尬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以后,门开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王矜雪和吴婷婷两人同时走出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个面色冰冷,一个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总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都挺生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警务人员和识趣地给他们留出了一个位置。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魏胖子和王昊两人是跟在后面的,当他们灰溜溜地走了出来,看到陆远以后,两人下意识低下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们心虚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虽然他们出发点是一腔热血,但他们也知道这么一打的后果其实也挺恶劣。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总之,后续一系列东西需要找公关消耗不少精力和财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吴婷婷和王矜雪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也没好气地离开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们准备找律师给这俩活宝好好处理一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拘留室里,两人都不太敢看陆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们两人没被打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远看着两人全身上下还好的时候倒是心里松口气,顿时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李多俊和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他怎么就惹到你们了?”陆远坐下来无奈地看着这两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侮辱我们公司!”魏胖子抬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侮辱我们公司什么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侮辱我们公司是皮包公司,草台班子,而且还侮辱你是一个只懂得缩头的乌龟……我气不住就给了他一巴掌……我们打得不重……”魏胖子偷偷看了一眼陆远“阿远,我们知道错了,要??钍裁吹拇游夜ぷ侍岢衫锟?,奖金里扣也没关系……你打我们也没关系……如……如果要道歉的话,我们也写道歉申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魏胖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二次打人了吧……你说你知错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是……这次是真的知错了?!?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我知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姐夫,我不觉得我们错了,我……”王昊这个时候突然插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先闭嘴!”陆远瞪了王昊一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王昊萎靡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远摇摇头站起来,随后又叹了口气。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魏胖子……你现在要清楚我们是什么身份,你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在沈连杰和女朋友在车里活动的时候朝他车里扔鞭炮的穷导演了,你现在好歹也是圈内赫赫有名的新锐导演了,你就不能成熟点吗?”陆远看着魏胖子,这一刻是真有些恨铁不成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王昊听到这的时候瞬间一脸激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瞬间就竖起耳朵八卦了起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魏导还有这惊人的往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我知道……”魏胖子低下头“这件事,我确实冲动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大庭广众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打人,你知道这件事影响有多坏,多恶劣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知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现在知道错了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不该打人……对不起,阿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错的是这个地方吗?你错的是不该打人的地方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魏胖子抬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错的不是你打人,而是你在大庭广众下打人,你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你就不能等沈连杰,呸,你就不能等李多俊落单的时候自己戴个口罩化个妆套上麻袋狠狠打他一顿?一定这么光明正大打人做什么?你逞英雄?你特么觉得打人很光荣了,要不要让我给你颁一个最佳打人奖?”陆远没好气地瞪了魏胖子一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这个奖还是……算了……”魏胖子心脏一震,看着陆远一本正经的模样突然就一阵恍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像……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很有道理的样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王昊呆住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特么在这一刻都被颠覆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本来以为自家姐夫看到他们以后,会和姐姐一样训斥他们一顿,或者干脆直接骂他们一顿也正常。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没想到自家姐夫竟然是这个意思!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们错的地方并不是我们打人,而是打人的方式不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在这个时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总,李多俊来了,警方的意思是希望我们能私下处理一下,尽量不要闹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先去见见李多俊,你们两人就好好呆在这里反思一下……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一个是未来的华夏大导演,一个是未来的华夏天王级摇滚歌手,别整天跟小孩子一样连打架都打不来……”陆远看了看两人以后又是摇摇头,留下这句话以后转身离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啊,李先生,你好你好,李先生,您没事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远,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也不会私下解决的,我会告你们!告你们公共场合恶意伤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先生,我觉得我们华夏应该以和为贵,大家一起和气生财,你觉得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远,你别来这一套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在华夏一手遮天,我告诉你,我不怕你!”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先生,你别这样啊,有话好好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远!你别过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好,我……我不过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多俊在看到陆远露着憨憨笑容,微微抬起手的时候,下意识地微微退了一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怕陆远。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越是笑眯眯的陆远,他就越怕。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远,我今天到这里来不是和你和解的,而是跟你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李先生,这件事真的没有余地了,一定要闹到法庭上见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定!”李多俊操着蹩脚的华语点点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哦……李先生啊,其实呢,我们华夏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陆远笑眯眯地看着李多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什么话?”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叫敬酒不吃吃罚酒……李先生,其实,我觉得我们是朋友,不要为了这点小误会而闹得不可开交,这样,真心不好的?!?br />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威胁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我可是一个老实人,威胁的事情我是不敢做的,就是呢……大家和气生财不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陆远,从今天开始,我会一直告你的公司,直到告到你的公司倒闭,别以为你在华夏就一手遮天了,我告诉你,你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李多俊看到陆远笑眯眯的表情以后很不舒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哦哦哦……”陆远依旧笑眯眯的“我还是那句话,李先生,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们的友情和我们的未来,毕竟,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不是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哼!”李多俊盯了陆远一眼,不顾警务人员的好心劝说在助手的帮助下转身离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路顺风啊,李先生?!甭皆恫⒉簧?,反而笑得越发灿烂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等到李多俊离开以后,陆远收起了笑容拿出了手机给周帅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回到了休息室。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巫马行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月票不?回收一手姑娘,二手月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一肖中特免费公资料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一肖中特免费公资料        一肖中特免费公资料

  •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10-16
  • 湖北省纪委重申“十个严禁”确保廉洁过端午 2019-10-08
  • 都以为机器人普及了,一切都不是问题了?机器人不需要不断升级?机器人生产啥?不需要人设计? 2019-10-08
  • 钱念孙做客徽派以出世精神 做入世事业 2019-10-03
  • [微笑]原因很简单:房产的升值是由关联资源的增加形成的,跟房屋的产权人没有任何关系,肯定就不能让其从中获利! 2019-10-03
  • 筑牢主流 摈弃“历史虚无主义” 2019-09-26
  • 5G标准出炉!与4G有啥不一样? 或1秒内下载1G电影 2019-09-24
  • 经济专家那么多,谁写出如何搞好公有制呢? 2019-09-24
  • 2017年度合肥市政务微信十强名单公布 2019-09-15
  • “该办的事不办”凸显权力傲慢 2019-09-15
  • 莎普爱思 关注白内障中国行 2019-09-07
  • 露肉的季节要来了!四种草药帮你减掉赘肉 2019-09-03
  • 回复@地瓜干17世:猪临死才会嚎叫呢~ 2019-09-02
  • 加速冲刺“第一个百年目标”——落实两会精神打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 2019-09-02
  • 网友投诉不文明养犬行为 有关部门加强治理 2019-08-28
  • 玩三公有什么技巧赢钱 快三谷三肖六码 通比牛牛平台手机版 时时彩平台下载 pc28倍投死了多少人 2018网赌输的一无所有 通比牛牛的作弊器 吉林快三单双大小全天计划 好彩1今晚开奖号码结果 psv破解必玩中文神作